世事又岂能尽如鸦意

偏执狂妄,我即正理。

【昱诩】可惜无声

甜刀甜刀舔舔刀。
感谢为我创作信件内容的仲德公 @江驿

  许都的冬天,是不怎样冷的。虽然中原地区比不得江南,但同样也比不得朔北。
  贾诩在离开家乡前,感受到的冬天,都如刀一般冰冷。北风如刀,割在脸上火剌剌的疼。 他没想到,在许都,也有如此冷的一天——只不过那时冷的只是身,现在却不止。
  从外面侵袭来的寒气,一直进入到身体里,冷得仿佛穿透了骨缝,进入了最脆弱的地方。
  贾诩其实很清楚,会有这样的一天。他的性格让他对“未来发生的”非常敏感,以至于在见到一件事后便立刻去推演将来。因此,他得以在乱世中平步。
  他本以为自己有了预料,就不会那么难过。昔时,他知道汉室不久,所以在不久后离去,另寻明主;他知道张绣才能有限,无法托付;他也知道,程昱的性格注定了他的终点。
  过分的清醒,未尝不是一种悲哀。
  汉朝皇帝无能,天命难改的时候起,他的清醒先是浇灭的他心里的热情,又磨灭了对于一个个人的期待。
  唯一能够明白、了解他的人,如今也西去不回。
  他只能清楚又徒劳地记着,与那人相处的时间里,二人间的交流。
文和如晤
自建安初识,每与君相谈,未有不得抒解烦苦、倾谈忘情之时。又君不厌,日月叨扰,渐有相知之分。文和素不好清谈,然才略沉富,算无遗策,每共围炉,受益亦多。
天日既久,情谊同深。念今至故人凋零,唯君不离,不可不幸。若蒙不弃,愿今以为契,且共此生,围炉不散,未解君意何如。
  贾诩也清醒地知道,字句间的斟酌勾勒,透露出的对方的心意。
  只可惜再没有听他自己说出的机会。
  不,也不止。贾诩自嘲地笑了笑,他余生也听不到这个人的声音了。

【昱诩昱】好歹在同一个学校任教你就这么对我。

1

贾诩看着宿舍楼下的水果摊,思考现在下去还会不会有剩,好不容易准备下去就在楼梯口看到程昱提着一兜青葡萄上来:"给你带了葡萄,还好去的早,不然连这最后一斤也买不到。"

塑料袋里是晶莹剔透的葡萄,好像还洗过了。

贾诩觉得,和这种人相处真的烦。

不过他透过窗户看到了匆忙跑出去的曹丕之后心情好多了。

2

程昱总是能准确的在见到一件事后联想到贾诩,实际上贾诩也能做到,但他觉得没必要。

简称懒。

贾诩本人并不喜欢想法被猜中,但没有办法,在现在正任教的学校他还得靠程昱给他讲一些暗地里的琐碎。

况且他和程昱的理念也没有相冲突的地方,反而非常合得来。

3

大学和高中最大的不同就是清闲,被教育局连续几年调去拉高中班的贾诩终于得偿所愿,来到了他心里颇为理想的工作单位。

景色宜人,空气清新,和高中那种昏天黑地的辛苦生活不知道差到哪里去。
贾诩觉得他白了的头发都能再黑回去几根。

然而他千不该万不该做了导员。

每当贾诩看着简直一塌糊涂的作业、对着每天靠做春秋大梦学习的学生时,满心的疲惫不知道如何抒发。

但是一听到隔壁程昱训斥学生的论文简直狗屁不通的时候,他都会忽然笑起来,对着面前的学生说:

"再交这种作业,下次让隔壁的程昱来教你。"

他知道程昱只是非常认真而已,实际上那些"狗屁不通"的论文,在程昱大笔一挥修改过后,也早就变成了优秀的文章。

可惜没有一个学生看的到这番苦心。

4

导员的工资其实也不高,但贾诩是什么人,他生财有道啊。

靠着每天网上兼职高中生文科辅导,月月赚的盆满钵满。每次其他人血汗钱的贾诩,总不忘了给同样清贫的程昱买点东西。

有时候是回赠他以前送来的小物件,有时候则是选点实用性高的物品给他。

每次程昱都是对贾诩心照不宣的一笑,耿直开口:"你又去用别人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买这些没用的。"
天不早了,是时候杀人灭口了。贾诩如是想。
5
程昱知道贾诩喜欢吃水果,也知道他偏爱酸口,不喜欢太甜的。

这是因为他曾经目睹贾诩心痛的选了只有一小盘的青提,而放弃了一大串紫葡萄的举动。

他也状似不经意的问过贾诩,彼时那人正端着青提慢慢地吃。

"因为对楼的曹丕喜欢紫葡萄,青提没什么人喜欢吃。"

程昱心道,我信你就有鬼了。
6
后来程昱一点点打听,每次为了防止打草惊蛇都通过在闲聊一大串没用的问题中间夹着那么一个重点问题的方法慢慢了解。

虽然后来基本上很多人看见他都开始绕路,但这并不妨碍程昱继续去打听。

后来贾诩提着几瓶酒过来了。

"你快把那些人都逼疯了,他们一人拿了一点钱给你买了这几瓶茅台,说是你喜欢这个。"

贾诩没说为什么是自己来,也没提起关于程昱到底做了什么的问题。

程昱其实还是有点期待他问这个的。

7

其实办公室的隔音不怎么样,程昱经常能听到贾诩在那边威胁学生要让自己去教他们云云。

程昱以前是出了名的严格,本来晋升教授都是有希望的,只是因为后来把一个大家子弟惹急了,被上面私底下批评了一顿之后又继续做导员。

他其实不在意这些,但每次听到贾诩用这个威胁别人,就觉着是不是自己过于严厉了。

程昱找到贾诩,正准备问,就接到贾诩示意他噤声的手势。

他看着贾诩接起电话,里面隐约有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虽然知道非礼勿听,但程昱还是没忍住。

"仲德,你耳朵要贴上来了。"

贾诩似笑非笑的看着程昱,眼神好像看穿了什么一样。

程昱难得紧张了起来,紧接着就听到贾诩说:

"果然你不生气就没有那么严厉,实际上也是刀子嘴豆腐心。"

程昱觉得,被他看透这件事真的烦。
但他看到贾诩眯起眼睛笑起来的模样,忽然觉得也没什么。

8

程昱一直觉得,食物和办公用品才算是有点用处,所以他对于贾诩送来的一些小物件其实不怎么看好。

直到有一天他找不到感冒药,急中生智想起贾诩某天送来的药箱。

程昱打开药箱,从里面发现自己需要的感冒药之后心情激动的无以复加。

就好像沙漠里的人得到了水,感冒的程仲德找到了药。

程昱激动到在见到贾诩之后朝他打了个喷嚏,并收到了贾诩贴心的微笑,以及被强行塞进嘴里的药。

不得不说吃了这个药感冒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