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又岂能尽如鸦意

偏执狂妄,我即正理。

史向贾诩生平。

前:参考资料包括通鉴 寿志 魏书等。皆为正史向。

建和元年-公元147年-贾诩出生。

早年察孝廉为郎,疾病去官,西还至汧,道遇叛氐,同行数十人皆为所执。诩曰:"我段公外孙也,汝别埋我,我家必厚赎之。"时太尉段颎,昔久为边将,威震西土,故诩假以惧氐。氐果不敢害,与盟而送之,其馀悉死。诩实非段甥,权以济事,咸此类也。
*此为早年事迹,具体时间不可考据。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董卓之入洛阳,诩以太尉掾为平津都尉,迁讨虏校尉。卓婿中郎将牛辅屯陕,诩在辅军。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正月-牛辅遣贾诩等出兵击关东,先向孙坚。坚移屯关东,大为傕等所破。坚率千骑突围而去。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五月-贾诩出计,傕、汜反攻长安。
“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而诸君弃众单行,即一亭长能束君矣。不如率众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长安,为董公报仇,幸而事济,奉国家以征天下,若不济,走未后也。”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六月-长安城陷,吕布奔冀州。傕等入城内,杀公卿。
傕等欲以贾诩为左冯翊,欲侯之。诩曰:“此救命之计,何功之有!”固辞乃止。
又以为尚书仆射,贾诩书《让官表》*,载三国志:
“尚书仆射,官之师长,天下所望,诩名不素重,非所以服人也。纵诩眛于荣利,奈国朝和!”傕等乃更拜诩尚书。
*寿志内为“诩曰……”而旧唐书与全唐文中皆写“贾诩《让官表》”,此处选取后者。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七月-傕用贾诩计,使人征朱隽,未载贾诩言。
时年不丰,献帝欲缯二万匹,傕不从。贾诩曰:“此上意,不可拒也。”傕不从。
时诩典选举,多所匡济,傕等亲而惮之。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十月-唐姬为李傕所略,傕欲妻之,唐姬不听。尚书贾诩闻之,以为宜加爵号。于是迎置于园,拜为弘农王妃。

初平四年-公元193年正月-日有蚀之,王立未察实情,献帝命尚书候之,未晡一刻而蚀。尚书贾诩奏曰:
“立司候不明,疑误上下;太尉周忠,职所典掌。请皆治罪。”帝不从。

兴平元年-公元194年-是时傕等擅政。马腾、刘焉子范、种拂子邵起兵反傕,杜廪与诩有隙,并与腾合,报其雠隙。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正月-李傕、郭汜、樊稠各相与矜功争权,欲斗者数矣,贾诩每以大体责之,虽内不能善,外相含容。
会诩母病丧,辞官还乡。后傕等争,复请为宣义将军。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六月-张济欲移献帝于弘农,傕、汜等不许,暗结胡、羌人,许其宫女;后二族人皆入长安,窥省门,曰:“天子在此中邪!李将军许我宫人,今皆何在?”
献帝忌惮,使刘艾谓宣义将军贾诩曰:“卿前奉职公忠,故仍升荣宠;今羌、胡满路,宜思方略。”诩乃召羌、胡大帅饮食之,许以封赏,羌、胡皆引去,傕由此单弱。
*后张绣于献帝处为质

兴平二年-公元195年十二月-贾诩劝李傕不杀臣子。
曰:“此皆大臣,卿奈何害之!”乃止。

建安元年-公元196年-献帝出长安,宣义将军贾诩上还印绶,往依段煨于华阴。诩素知名,为煨军所望,煨礼奉甚备。诩潜谋归张乡,或曰:“煨待君厚矣,君去安之?”诩曰:“煨性多疑,有忌诩意,礼虽厚,不可恃久,将为所图。去必喜,又望吾结大援于外,必厚吾妻子;绣无谋主,亦愿得诩:则家与身必俱全矣。”诩遂往,绣执子孙礼,煨果善视其家。诩说绣附于刘表,绣从之。诩往见表,表以客礼待之。诩曰:“表,平世三公才也,不见事变,多疑无决,无能为也!”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正月-曹操讨张绣,军于淯水,绣依贾诩言,举众降。后操纳张济之妻,绣恨之;又以金与绣骁将胡车儿,绣闻而疑惧,以贾诩计,袭击操军。杀操长子昂、从子安民、亲卫典韦。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五月-操军撤还,绣之追操也,贾诩止之曰:“不可追也,追必败。”绣不听,进兵交战,大败而还。诩登城谓绣曰:“促更追之,更战必胜。”绣谢曰:“不用公言,以至于此,今已败,奈何复追?”诩曰:“兵势有变,促追之。”绣素信诩言,遂收散卒更追,合战,果以胜还,乃问诩曰:“绣以精兵追退军,而公曰必败;以败卒击胜兵,而公曰必克,悉如公言,何也?”诩曰:“此易知耳。将军虽善用兵,非曹公敌也。曹公军新退,必自断后。故知必败。曹公攻将军,既无失策,力未尽而一朝引退,必国内有故也。已破将军,必轻军速进,留诸将断后,诸将虽勇,非将军敌,故虽用败兵而战必胜也。”绣乃服。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袁绍与曹操相拒于官渡。
袁绍遣人招张绣,并与贾诩书结好。绣欲许之,诩于绣坐上,显谓绍使曰:“归谢袁本初,兄弟不能相容,而能容天下国士乎!”绣惊惧曰:“何至于此!”窃谓诩曰:“若此,当何归?”诩曰:“不如从曹公。”绣曰:“袁强曹弱,又先与曹为仇,从之如何?”诩曰:“此乃所以宜从也。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从一也;绍强盛,我以少众从之,必不以我为重,曹公众弱,其得我必喜,其宜从二也;夫有霸王之志者,固将释私怨以明德于四海,其宜从三也。愿将军无疑!”

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十一月-绣率众降曹操,操执绣手,与欢宴,为子均取绣女,拜扬武将军;表诩为执金吾,封都亭侯,迁冀州牧。冀州未平,留参司空军事。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二月-振威将军程昱以七百兵守鄄城。曹操欲益昱兵二千,昱不肯,曰:“袁绍拥十万众,自以所向无前,今见昱少兵,必轻易,不来攻。若益昱兵,过则不可不攻,攻之必克,徒两损其势,愿公无疑。”绍闻昱兵少,果不往,操谓贾诩曰:“程昱之胆,过于贲、育矣!”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袁绍围太祖于官渡,太祖粮尽,士卒疲乏。
绍谋臣许攸贪财,绍不能足,来奔,因说公(曹操)击琼等。左右疑之,荀攸、贾诩劝公。

建安六年-公元201年-问诩计焉出。诩曰:公明胜绍,勇胜绍,用人胜绍,决机胜绍,有此四胜而半年不定者,但顾万全故也 。必决其机,须臾可定也。”太祖曰:“善。”乃并兵出,围击绍三十余里营,破之。绍军大溃,河北平。太祖领冀州牧,徙诩为太中大夫。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太祖破荆州,欲顺江东下。诩谏曰:“明公昔破袁氏,今收汉南,威名远著,军势既大;若乘旧楚之饶,以飨吏士,抚安百姓,使安土乐业,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太祖不从,军遂无利。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九月-操进军,悉渡渭。超等数挑战,又不许;固请割地,求送任子。贾诩以为可伪许之。操复问计策,诩曰:“离之而已。”操曰:“解!”一承用诩谋。卒破遂、超,诩本谋也。
丕使人问太中大夫贾诩以自固之术。诩曰:“愿将军恢崇德度,躬素士之业,朝夕孜孜,不违子道,如此而已。”丕从之,深自砥砺。

建安二十一年-公元216年-操屏人问诩,诩嘿然不对。操曰:“与卿言,而不答,何也?”诩曰:“属有所思,故不即对耳。”操曰:“何思?”诩曰:“思袁本初、刘景升父子也。”操大笑,於是太子遂定。
诩自以非太祖旧臣,而策谋深长,惧见猜疑,阖门自守,退无私交,男女嫁娶,不结高门,天下之论智计者归之。

黄初元年-公元220年二月-以太中大夫贾诩为太尉,御史大夫华歆为相国,大理王朗为御史大夫。
帝(曹丕)问诩曰:"吾欲伐不从命以一天下,吴、蜀何先?"对曰:"攻取者先兵权,建本者尚德化。陛下应期受禅,抚临率土,若绥之以文德而俟其变,则平之不难矣。吴、蜀虽蕞尔小国,依阻山水,刘备有雄才,诸葛亮善治国,孙权识虚实,陆议见兵势,据险守要,汎舟江湖,皆难卒谋也。用兵之道,先胜后战,量敌论将,故举无遗策。臣窃料群臣,无备、权对,虽以天威临之,未见万全之势也。昔舜舞干戚而有苗服,臣以为当今宜先文后武。"文帝不纳。

黄初三年-公元222年-文帝兴江陵之役,士卒多死。
黄初四年-公元223年-诩年七十七,薨,谥曰肃侯。子穆嗣,历位郡守。穆薨,子模嗣。

以上。